“VKhUTEMAS——俄罗斯的现代实验室”亮相德国

当地时间2014年12月4日,“VKhUTEMAS——俄罗斯的现代实验室”(VKhUTEMAS – A Russian Laboratory of Modernity)大型展览在德国马丁•格罗皮乌斯博物馆(Martin-Gropius-Bau)隆重开幕。VKhUTEMAS,即俄罗斯高等艺术暨技术学院,被认为是“俄罗斯的包豪斯”(Russian Bauhaus),是一间富有传奇色彩的现代艺术学校,尤其在上世纪20年代一度成为至上主义、构成主义、理性主义这三个俄罗斯先锋派艺术与建筑运动的中心。该学院于1920年9月由苏联政府在莫斯科创立,是一所国立艺术技术学校,共拥有八个学院:五个技术工坊(木工、金属、纺织、版画制作和陶瓷)、三个艺术工作室(绘画、雕塑和建筑),学生达数千人。本次展览是德国首次关于VKhUTEMAS的专题展示,由德国马丁•格罗皮乌斯博物馆与莫斯科Shchusev国家建筑博物馆(Shchusev State Museum of Architecture, Moscow)联合主办,由1920-1930年VKhUTEMAS的俄罗斯建筑设计入手,共计展出250件作品,包括学校师生的创作草图、素描、绘画和模型。

1917年十月革命所带来的根基于工业化的新秩序是对于旧秩序的终结。革命之后,大环境为信奉文化革命和进步观念的构成主义提供了在艺术、建筑学和设计领域实践的机会。VKhUTEMAS的专业教学包括基础入门课程以及一套完整的由艺术与科学课程共同组成的学位研修专业课,这些课程在当时无论是设置还是内容都十分新颖且具启发性的。学院的任课教师由著名的艺术家和建筑师担任,他们名字与全盛时期的俄罗斯先锋派联系在一起:埃尔•利西茨基(El Lissitzky)、纳姆•嘉宝(Naum Gabo)、莫伊谢伊•金兹伯格(Moisei Ginzburg)、 古斯塔夫•科鲁特西斯(Gustav Klutsis)、康定斯基(Vasily Kandinsky)、亚历山大•梅尔尼科夫(Alexander Melnikov)、柳波芙•波波娃(Lyubov Popova)、亚历山大•罗钦可(Alexander Rodchenko)、阿列克谢•休谢夫(Alexei Shchusev),瓦尔瓦拉•斯捷潘诺娃(Varvara Stepanova)、塔特林(Vladimir Tatlin)和亚历山大•维斯宁(Alexander Vesnin)。学院的目的是借用艺术与建筑去塑造“新人类”,从而为艺术与社会间的关系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对于课程设置的合理性与正确性问题在学院历史上经历了艰难的争论过程,尤其在建筑被认为是“综合艺术”之后,学院的教师和学生在其中扮演了决定性作用。大量的学位论文及实验性研究课题为我们展现了丰富的乌托邦理想与巨大的建筑潜力。同时,他们也用许多极端的形式阐释了学院中多样甚至是冲突的理念与倾向。

VKhUTEMAS的影响力远播苏联之外的其他国家,并与当时的包豪斯建立了联系,后者1919年成立于魏玛,后迁至德绍。1925年,VKhUTEMAS的学生和他们的老师梅尔尼科夫、罗钦可在巴黎世界博览会(Exposition internationale des arts décoratifs et industriels modernes)上举办展览。1927年,为了强调学院在科学方面的教学特色,遂改名为高等艺术暨技术学院(Higher Artistic-Technical Institute),即VKhUTEMAS。在当时,学院上下拥有一个共同的期望,即从纯艺术(Fine Arts)转向应用美术(Applied Arts),推动工业与制造业发展。构成主义者认为:所有艺术家应该“进入工厂,在那里才有真实的生命”。艺术同时也将为构筑新社会而服务。因此,传统提供愉悦经验的艺术概念必须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生产和工业,这与新社会和新政治秩序是密不可分的。那些在住宅建筑与城镇规划施展拳脚的实用主义者最早地崭露头角。

由于构成主义者创作的许多作品的抽象性,而无法被工人阶层理解、欣赏。1930年,学院受政治压力被迫关闭,建筑学院并到当时的高等工程与建筑学院(Higher Engineering and Architectural Institute),即今天的莫斯科国立建筑设计学院(Moscow Architectural Institute)。自此,俄罗斯的先锋派失去了它的影响力,并在根本上让位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Socialist Realism),构成主义的理念再无立足之地。多年以后,深受其影响的德国包豪斯的最终命运也与VKhUTEMAS宿命出现了极度的相似。

俄国的现代艺术思潮最早在《艺术世界》社团反映出来。1906年介绍法国前卫艺术的杂志《金羊毛》在俄国创刊。1915年至1920年左右出现于画坛的至上主义是带有俄国玄学和宗教色彩的几何抽象主义。至上主义是一种摒弃描绘客观事物和反映视觉经验的艺术思潮。它的创始人马列维奇(Kasimier Severinovich Malevich,1878-1935)所使用的“新象征符号”是一些方形、三角形和圆形,他还常使用单纯的黑或白的色彩,如《黑色方形》、《白之白》等。除马氏外,利西茨基也是至上主义的代表人物,他把至上主义的观念传播到德国欧洲。

构成主义是俄国艺术家们对现代艺术的一大贡献。构成最初仅用拼贴(collage)形式。塔特林在莫斯科运用不同材料(如铁丝、玻璃、锯片)作为悬挂的浮雕构成物,形式是抽象的。后来,他把这一观点应用到建筑和机械设计。强调的是空间中的势(movement),而不是传统雕塑着重的体积量感。塔特林设计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第三国际纪念碑》模型。这个高度超过1250英尺的高耸纪念碑式的铁塔,中央部分呈反时钟方向旋转。1921年后,构成主义运动消沉,这一派的许多艺术家转向工业机械和家具设计。现代设计与建筑得益于构成主义观念不浅,例如在建筑和雕塑中运用熔焊类的工业技巧和在抽象性雕塑中运用非传统型材料,都是由这派艺术家最早进行尝试的。

始建于1881年,由建筑师马丁•格罗皮乌斯(Martin Gropius)和黑诺•施密登(Heino Schmieden)设计,一个具有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博物馆。起初为美术与工艺美术博物馆,1921年以后为古代和东亚美术博物馆。二次大战中,由于受到炮火的袭击,博物馆的建筑受到严重破坏,直到1978年博物馆的才得以重建。博物馆以马丁•格罗皮乌斯的名字命名,他是著名的沃尔特•格罗皮乌斯(Martin Gropius,1883-1969)的叔叔,后者曾大力鼓动博物馆的战后重建工作。20世纪80年代以后,博物馆开辟了一个提供开展各种艺术展览活动的空间,在这里举行丰富的国际重要展览。目前,博物馆已经成为德国最漂亮最受欢迎的博物馆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